只做快速排名刷流量的软件

客服QQ
点站宝 SEO软件 V2.8.3 关键词排名+相关搜索+下拉词 免费加入,优化排名见效快 查看设置方法>> 免费下载

文件大小:600KB

更新日期:2015.07.09

支持:Win8/Vista/2003/XP

推荐虚拟机运行>>

中国互联网约定俗成的隐形壁垒

发布时间:2017-03-16 14:59:07

  当中国互联网行业渐渐通过各种并购,被百度、腾讯、阿里等大公司日益一统江湖后,竞业禁止协议是否会形成一道人才流动隐形高墙?

  在禁止企业与员工签订竞业禁止协议的美国硅谷,人才的密集迁徙又带来了什么?

  《IT时报》记者睁开调查。

  中国式竞业禁止

  “未经甲方(腾讯)书面赞成,乙方(员工)在职期间不得自营、参与经营与甲方或关联公司构成营业竞争关系的单位;不论何种缘故原由离职,两年内乙方不得与同甲方或关联公司有竞争关系的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劳务关系等,这些单位包括但不限于下列单位……”11月28日,微博名为“光明左使–杨逍”的网友曝料了一份据称是腾讯8月份与员工签订的竞业禁止协议,这份协议一共列出了54家互联网公司,其中新浪系、搜狐系、网易系等列为全营业领域竞争对手,而搜索、游戏类共有搜狗、盛大、巨人等近二十家公司,甚至连Facebook、苹果、三星等都“榜上有名”,这意味着腾讯员工在离职后两年内都无法在相干行业工作。

  跳槽不成只好开茶楼

  “公司内部确实有类似的竞业禁止协议,”一名腾讯员工向《IT时报》记者吐露,不过适用对象并非是所有腾讯员工,只有拿到期权奖励的部分员工才能签署,“公司会给部分员工肯定份额的股票,假如接受就要签竞业禁止协议。”

  根据法律规定,假如企业要求员工遵守竞业禁止协议,离职后每月需付出员工每月30%以上的补偿金,但另一位就职于某着名互联网公司的员工透露表现,这其实是枚难以下咽的苦果,“一年的竞业禁止期,只发给半年的工资作为补偿金,没有五险一金还要扣除各种税,等再入职时还要本身补社保,也不剩多少了。再说一年时间曩昔了,还能跟得上业内的创新节奏?”

  这种补偿之下,每每充满着被动接受的无奈。“可以选择不签,但不签就会被认为有异心,在公司得不到更好的发展机会。”一位前百度工程师对《IT时报》记者透露表现,在百度工作3年后,他决定办理离职手续跳槽去阿里巴巴,但却被公司告知要启动竞业禁止限定,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创业开了家茶楼:“百度竞业限定的定义是,跟百度有竞争关系的行业都不能去。但百度在搜索、音乐、消息、地图等各个行业都有竞争对手,协议上几乎列出了所有的互联网公司,到最后就基本不用干互联网了。”

  不合规的潜规则

  这种在业内渐渐约定俗成的竞业禁止条目,在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游云庭看来,法律上存在着显明漏洞,“这种竞业条目几乎涵盖了互联网的所有经营领域,虽然能够最大限度珍爱公司利益,但却褫夺了员工选择新雇主的合法权利和劳动权,显明属于无效规定。”

  游云庭认为,竞业限定的本意是为了珍爱企业的商业隐秘,但假如限定范围规定过大,显明超出了合法珍爱商业隐秘的限度,违背了《劳动法》中所规定的员工就业权利,“另一方面,竞业补偿金应该在离职后按月发放,而不是约定行使在职期间的期权、工资等合理收入补偿。假如员工能证实离职后,没有从事与原来工作范围雷同的工作,就应该视为已经履行了竞业限定任务,可以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原单位补发竞业限定补偿金。”

  人才库缺乏流动性

  随着多起并购的完成,百度、腾讯、阿里巴巴(简称BAT)的同党渐渐覆盖整个互联网行业,这导致各家互联网巨头的竞争进一步加剧,也使得它们对核心人才的控制愈发严酷。

  “360做搜索是从百度挖人,百度做杀毒是从360挖人,但今年下半年各家都进一步强化了竞业条目的限定,以至于如今各家员工都不敢轻易跳槽。”互联网猎头公司Offercome合伙人魏小康吐露,百度是北京中高端技术人才市场最大的卖家和买家,它的竞业禁止协议直接影响着整个北京的技术人才市场,“如今百度卡住竞业禁止协议,其他公司挖不了他的人才,整个市场活跃度急降。”

  与此同时,高新人才的流动成本在急剧上升。魏小康吐露,此前只要将工资涨30%~40%左右,就能轻松将人挖过来,但如今这一成本涨幅却达到了50%以上,而且大公司之间也越来越难互相挖人。“业内纷纷采取派遣制的情势来规避竞业条目,即员工和第三方公司签订合同后去对手单位上班,如许在整个公司记录中找不到此人。但对于挖人企业来说,要多出10%~20%的运营成本。”

  活跃度降落、成本上升带来最直接的影响是,BAT等巨头为了探求更加优质与合理的人才资源,会朝着创业团队和小公司进一步发掘。“可以预见的是,明年BAT对人才资源的限定会进一步显明,创业公司的人才流失会更加紧张,最终的效果就是寡头垄断整小我才市场,这对行业内的创新并不是好事。”魏小康说。

  硅谷式人才迁徙

  在硅谷社区基金会和硅谷合资企业网络宣布的《硅谷指数2013》里,2012年硅谷IPO数量创5年新高,达到17家,占加州IPO总量52%,占全美IPO总量15%。另一个数据是,2012年,硅谷的VC对科技类企业的投资超过110亿美元,居于全球创新中间的首位。在硅谷人看来,这个成绩某种程度上归功于加州对于竞业禁止协议的禁止。

  竞业禁止为非法

  在美国硅谷,有着一个风趣的征象:它有着全球最良好的资金、人才、创业环境,但坐落其中的公司却没有哪个敢声称能真正留得住人才,其员工的跳槽周期已经缩短到2~3年。硅谷高密度的人才迁徙与所在地加利福尼亚州的政策密切相干——为了鼓励人才流动和珍爱劳动者权益,加州法律分外规定任何企业不得与员工签订类似的竞业禁止条目。

  “这种制度在保障了劳动者自由权利的同时,也能够让各家公司以公平的体例进行竞争。”帮5买CEO尹汝杰对记者透露表现,六年时间里他曾在MySimon、WiseNut等四家公司担任首席技术官,这期间并没有被要求签署任何竞业协议。“硅谷的公司和员工,可以在任何时候以任何理由停止合作关系,这就给了双方特别很是大的天真性,尤其是硅谷禁止竞业禁止的条目,更是促进了各家互联网公司之间激烈的人才流动和竞争。”

  “白名单”的消散

  但在Google、苹果等巨头扩张的过程中,硅谷同样也出现了新型的隐形规则,闻名的“白名单”就是在这种环境下诞生的。每个星期,谷歌、苹果、Adobe公司的雇用部门都会收到一份邮件,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各家公司的员工姓名,明确标出这部分人员属于“珍爱资产”,雇用部门不得以任何理由去挖人。

  但2007年,Google有位雇用专家正好打破了这一规定,挖到了这份名单上苹果公司的某位高级工程师,支出的代价是被Google除名。“乔布斯知道后极其愤怒,亲自给谷歌总裁施密特发邮件抗议。”前Google高级人才搜索部门负责人、现特斯拉亚太区高级人才顾问张琦回忆道,仅仅一个小时后,这位雇用专家就被炒了鱿鱼。

  苹果、谷歌等各大巨头的心照不宣对美国科技行业来说并非幸事,“巨头之间不互相挖人后,就去一些小科技公司雇用,这对创业公司来说特别很是不利,核心人才被挖走后公司的运营和营业都会受影响,同时也会造成良好人才资源的垄断。”张琦透露表现。

  这个潜规则很快被打破。2010年美国司法部将Adobe、苹果、谷歌、皮克斯等科技巨头告上联邦法院,诘问诘责其公司高管达成内部协议,赞成约定双方不再互相挖员工,从而达到压低工资的目的。而这种由企业固定劳工价格的举动,被认为同通同定价、通同投标一样,都违背了反垄断法。在来自当局的压力下,这些公司和司法部达成协议,承诺不再对员工使用限定跳槽的竞业条目。“自这次起诉之后,各家巨头公司都收敛了许多,它们不敢再将这种限定写进规定中,虽然后来也有不同程度的隐形潜规则,也仅仅是停顿在口头。”张琦说。